噯呦喂呀我們 Archive

[我們] 布萊格太太?

我們註冊結婚之後,奈啾爸爸曾經用輕鬆但疑似帶著期待的語氣問我會不會從夫性,或是保留我原有的姓氏,變成複姓,我一時語塞,隨意打哈哈過去,咕噥著說我可能會考慮看看。其實當時我壓根沒思考過這件事啊!

[我們] 關於大便

2014年布拉各夫婦首張自拍照!(所以呢?) 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但是實在沒有時機發問,擇日不如狀日,今天就來問吧!咳咳,請問你們和另一半在一起多久之後開始可以在對方面前大便? (有人可能已經默默要去關網頁了 ……)

[我們] 婚禮是什麼?可以吃嗎?

Photo taken by Lu Chen 上個月我們的朋友喬治和艾倫情侶檔來我們家 sleepover 一個晚上。卡力找到了一間在 Richmond 的酒館叫「Pig’s Ears」(推薦推薦!餐點好吃氣氛溫暖!),我們吃喝聊天開心得很,身心都好舒服。

[我們] 愛對話之四

好喜歡的音樂,來自大象體操! 和「小孩」有關的對話兩則: ▲ 潔比:好想和小時候的你見面噢。 卡力:可以啊。 潔比:可以嗎? 卡力:以後如果我們有男孩,就是小時候的我啊。

[我們] 末日慢半拍

Otaku Camera 做出來的圖。好啦很蠢不要管我。 剛睡醒還在床上躺的卡力突然問我幾點了,我拿起手機一看:12.34。 他呻吟了一聲急急召喚我躺回床上抱抱,我以為只是平常的賴床撒嬌,不疑有他地順從他的心意

[我們] 聖誕特輯:驚喜破壞王

大家可能還不知道,我家卡力有個強大的稱號叫做「驚喜破壞王」。跟超人力霸王沒有關係,跟《無敵破壞王》更沒有關係,所以麻煩大家不用幫他對號入座。沒聽過超人力霸王的孩子也不准質疑我的年代,謝謝!

[我們] 臭男生

曲終人散的最後一幕,哭哭。 記得《Friends》裡有一集因為 Monica 要和 Chandler 同居了,原本一起住的 Rachel 就得搬出去。兩人最後依依不捨聊同居事的時候,Monica 哀號著說:「我就要跟男生住了!」看到這裡我的心瞬間「登愣」,這,這不就是我的心情嗎啊啊啊啊啊?

[我們] 這個月的大事件

早晨的亂髮與低頭族。 前幾天在床上一睜開眼睛腦袋裡閃現的第一個思緒是「八月了耶!」,隨即馬上推推似乎正甦醒的卡比,不管他一臉惺忪、眼睛還加菲貓狀就劈頭問他<!–more–>:「欸,你知道這個月有什麼事發生嗎?」 他嗚嗚歪歪一陣(腦子還混沌中的掙扎狀聲詞)之後回答:「我第一次告白說我愛妳?」噢,我倒是忘了哈哈哈,乖,親一個,還有呢? 「唔,在臺灣結婚了?」答對了!抱抱! 我真的很容易滿足噢,只要你有把我們放在心裡就好了。我們竟然就這樣結婚一年了,時間跑得好快,而我還是覺得每天時間不夠,好想跟你膩在一起一輩子的感覺依舊沒變,我知道你也是一樣的。雖然我們吵起架來十分火爆,完全符合電影裡那種愛得轟轟烈烈的模式,其實也是一種浪漫?(欸,不過還是不要吵太多,好累)至少每次和爸媽 Skype 的時候我們不用裝就噁心吧啦的樣子應該讓他們很放心,自己覺得很孝順(?) 左上:喜歡的圖案。 左下:你的枕頭。 右上:我的枕頭。 右下:我們的枕頭。 有加入我的 …

[我們] 一九九八年的世界盃足球賽

在對上羅馬尼亞隊的比賽中歐文踢進了一球,開心! 昨天家裡開起了 House Warming Party,來了好多人,大家吃吃喝喝聊天玩耍,氣氛很是熱絡。(對了我們搬家了,和朋友分租空間頗大的公寓!)派對加啤酒咖卡比當然是一個晚上就至少喝進了半打啤酒哈哈哈!

[我們] 愛哭包

阿呆與阿瓜。 記憶中第一次不是因為自己傷心難過而哭是讀著兒童版《孤星淚》的時候,人物的背景都太悲慘了,沒哭的簡直不是人!(喂!)第二次是自己坐在客廳看《世界末日》的時候

[我們] 愛對話之三

最近非常愛 Beirut 的專輯《The Rip Tide》。 大家好久不見啊!我快要結案了呦呼!(註:手上正在翻譯的書已經逼近完成的意思。)

[我們] 從現在開始

攝影:Lü Chen 就算吵過一百八十七次架,吼過哭過叫過,摔了東西奔了出門,極盡歇斯底里之能事以後,突然想起自己有多愛你,才發現一切惱怒是如此無謂,於是下一秒我們親吻擁抱如昔、噁心甜溺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