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 Archive

[我們] 布萊格太太?

我們註冊結婚之後,奈啾爸爸曾經用輕鬆但疑似帶著期待的語氣問我會不會從夫性,或是保留我原有的姓氏,變成複姓,我一時語塞,隨意打哈哈過去,咕噥著說我可能會考慮看看。其實當時我壓根沒思考過這件事啊!

[我們] 說再見是不健康的

偷戴媽媽帽子的卡比小賊! 我有時候會想,這種錐心之痛的機場離別再多來幾次我的壽命大約會減少三年八個月,老實說我並不確定這樣的長度是如何計算而來,猜測與我熱愛使用三八一詞有關。

[我們] 這是第四次了

你在香港了,而且應該已經登機上往倫敦的飛機了。 本來以為這次我也該習慣說再見,沒想到忍到最後一刻還是大潰提,就在你用力摟我入懷的那一刻。可是我有進步了噢,這次我沒有胃翻絞一整天,也沒有胸悶好幾天

[我們] 夢裡的小男孩

   他一出生,就註定了我們四歲六個月的差距。 很久以前,也許是在認識卡比不久後,我做了一個夢,關於一個小男孩。夢裡我在一個公園裡,眼前是一片我最喜歡的綠草地,不遠處走來了一小群小朋友跟著老師